• A,这是我第一次收到你的邮件。而我自己也开始执笔写下许久未对你倾诉的话。

    A,不知道你在每天早晨醒来得时候会不会看天空的颜色。你走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会看着头顶的天空想,澳洲的天空是否也如家中这般湛蓝。高考成绩拿到之后,我以极大的差距与上海那所我对你讲了无数遍,梦里梦了无数遍的大学擦肩而过。我离开家来到距自己所在城市只有两小时车程的另一座城市上学。我学了自己不喜欢的专业,但我却从未放弃过英文。因为我答应过你终有一天我会到大洋彼岸找你!

    大学时光足够丰富多彩,不过那些似乎与我没有太多的关系。我要承认我不是太适应最初的大学活。虽然生活无忧,却遇到过许多困难,束手无策,而那应该是我在这里过得最不好的两年。大多数时间我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写很多文字,听很多的歌,不愿意讲话,不与人交流,低调过了头,成绩也很一般。就是这样的状态,让我突然之间很慌张,我不知道该如何改变这样的局面。与你的承诺似乎也遥遥无期。

    我开始越发习惯回顾过去的高中生活,那时候的我很年轻,看起来也更活泼,生活态度也比现在要热情,于是我开始接着写那个故事,只为了再次沉浸在回忆里,故事里充斥的越来越多的是我真切的感情,可我依然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开始。那些日子我仍然没法摆脱XX,大多数时间我都不想讲话。越来越严重的状态应该是在大二的将近十个月时间里,我的手没有碰过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碰过我。后来拯救我的应该是B,跟他相处的那段时间里才学会如何爱一个人,照顾一个人。我改变了很多,也渐渐地变得像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骄傲地恨不得向全天下昭显我的幸福。那时候的照片我现在还存在巴士的相册里加着密。

    这段感情异常美丽,也异常短暂。


    青春是一条曲折而又漫长但总有尽头的路,时间使我们老去,总有一些人在这条路走得异常缓慢,也总有另一些人似乎一瞬间就拥有了所谓的成熟在这条路上急速而过。也许人类最应该接受的教育就是如何走过这沉重而青涩的旅途,可从来没人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一旦我们迷路,就只能在半路徘徊,静静地望着起点和终点不知所措。

    那时候还是会在宿舍的洗漱间里一边哗哗地倒着洗衣粉一边使劲搓一边抱怨真的很不方便为什么衬衫要是白色之类的话,可只有我自己知道,在把那件衬衫收起了之后,我再也没有穿过。因它
    我总能让我想起穿着白衬衫的你,想忘记那些再也不能回来的最好的时光。



  • 好久都没有更博了。都忘记了上次写文是在什么时候。
    不是我懒惰了,是最近变得有些陌生,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早晨起床洗脸刷牙,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新长出来的胡茬没有遮住被我扣掉的豆豆的疤痕。
    头发比以前更长了,朋友都说了,你的头发真的很像假发。

    忽然之间变得不再那么低调了。
    参加了校园的青果杯歌手大赛,比赛了三轮,从海选,到初赛,到去棚里试音,录歌。
    有一天,暮色四合的时候,从教室里出来,风有些大。我又不得不理顺被风吹乱的头发。

    抬头看着路灯暖橘色的光线,微弱地照亮旁边的树。
    然后广播里放我前几天参赛录制的歌曲。

    我停驻,静静地听自己的声音,都有些陌生。原来我一直以来是这样唱歌的。
    身边有人议论,那个声音,好像许巍,有些伤感。
    我不知道他们是在夸我,还是在惋惜些什么。

    风刮起来,我拉紧拉索,夹着书匆忙离开。

    昨天六级考试,答的有些心不在焉。可还是超水平发挥了。晚上对答案的时候,还是安心了许多。
    我们的关系,好很多了。

    我在想,过了这个冬天,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到从前。



  • 黑夜了,就该写些白天不想说也懒得说的话了吧。

    我说A君,你平时跟我那么好,说实话,你骂我的次数多少你比谁都清楚。怎么我跟你开玩笑你就生气了?回条短信跟我说别逼你用更难听的话骂你。
    什么叫更难听的话?属实我听见你这么说都有点可笑,不过我还是很平静的回了条信息给你,告诉你我以后不和你这样开玩笑了。

    你都不记得前几天我们还一起听了爽子的那首《挂念》。里面有句歌词说的好,朋友即使玩笑开过了也没什么。这首歌我推荐你听过很多次,也很有感触,不过我都没想过你是这样的。

    算了,说多了其实都挺没意思的。时间长了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清楚。我清楚你是什么人,你也清楚我是什么人。我记得以前我也是这么对小A的,后来我和小A不说话了。现在仔细想想,大概都是我的错吧。总是得罪人。朋友来来去去,换了又换。位子就那么几个,可是谁在我身边都坐不长。

    小A今天和我说了两个月里的第一句话。我除了欣慰说不上来其它的感觉。
    小A是我在博里写的最多,也是一直最挂念的一个朋友了。曾经我一直都认为我和小A是那种一辈子都分不开的朋友,哥们儿,可我们还是成了陌生人。至少不像以前那么好了。

    小A和我有了隔阂,我知道是为什么。小A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所以即使玩笑开过了也没什么,世界上最珍贵的就是友谊。
    写了一大堆,心里乱极了。心烦了又烦。希望可以早点入睡,忘记一切,做个好梦。



  • 又到了周末,又到了一个人的周末。荒凉!
    吃了饼干,早点睡吧。



  • 《堕落天使》中有句对白“当你年轻时,以为什么都有答案,可是老了的时候,你可能又觉得其实人生并没有所谓的答案。
    每天你都有机会和很多人擦身而过,有些人可能会变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
    所以我从来没有放弃任何跟人磨擦的机会。有时候搞得自己头破血流,管他呢!开心就行了。”

    有时候看着小A的背影我就在想,大概真的是我们彼此深深的被对方伤害过,
    某天在一个四下无人的街角安静下来,想起那时候两个人在街边对骂互掐的样子,嘴角还是会露出回忆的微笑。
    然后路过一起上过自习的教室,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坐不住会拉你离开。
    我最喜欢捶你的背然后在你还未发怒之前逃掉,而偶尔被你抓住,也会是一顿凶狠的暴打,当然这样的暴打并不疼痛。

    所以今天晚上跟你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真的无话可说了吧。
    尽管我已头破血流,尽管我已伤痕累累,我依然希望你,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



  • 回首那些青涩萌懂的年少时光。因为喜欢上同班的的某某某,于是那些躁热无风的夏夜,在兵荒马乱的晚自习上,在熄灯的宿舍里,我们总是在一本本耀武扬威的作业和参考书的缝隙间,在应急灯渐渐微弱下去的光线中,一手撑着深不可测的夜,一手写下无处倾诉的话。

    那是一种怎样的状态?虚弱,茫然,无助,或是无望,痛心疾首。丢掉明媚的生活,一头扎进自己的世界里不想接触外面的世界。像是站在齐膝杂草中的少年,满眼荒芜的辽阔。相信那句“丢下任何人都不能丢掉自己。”的承诺。于是,开始喝自己冲的咖啡,睡自己铺好的被窝,吃自己打的饭菜,写自己的文章,考自己的试,做自己的梦。

    世界的悲伤与灾难都太多,我们活在平静遥远的角落,无力怜悯。文字成为内心的形而上的依靠。印象深刻的是写下一些段落,是在20初头,华灯初上的某个秋夜。北风已经范起阵阵的秋凉。提笔之时怪自己,为何经历了曾经的种种矫情如今依然无法看透。也许那种感觉是切肤的,疼过心尖才那般刻骨铭心。

    所谓时光断裂的声音不过是和绝绝过去做个告别而已。年华里,我们失去的是一种心情。我只要一怀念,就有大段大段的记忆如扬花般漂落。漂泊久了就会落下来。

    我想起子扬对我说过的话,等到你生日的时候,天空应该就雪花飞扬了,你的头发也应该齐眉了吧!



  • 放假了。十八天。
    从窗户上看他提着行李走了。

    下午两点我也该回家了。
    阅兵式很壮观。人生能有几个六十年?!
    不易。

    回家要断网十八天。也该安静一段时间了。
    有些累。
    午后的阳光很炙热。
    学校里还有未散去不回家的同学。
    带着白口罩,拿着饭盒打饭。匆忙走过。
    白色的阳光,安静的生活。

    You are always far away from me。
    Say goodbye!



  • 新学期开始的时候我去选课,然后顺便查询了一下我的课程。之后我很无聊地把子扬的学号输了进去,然后看到了他以前的课程表,原来星期四下午他没有在C区的课的。我突然想起来以前每个星期四下午他在体育馆门口等我的样子。五点钟的时候我从体育馆里打球出来。他拿着可乐站在门口,风从他身边吹过去,他总笑着说像我这样不爱运动的人竟然也来体育馆,竟然也运动到流汗。然后我大口地喝掉他给我买的可乐,没有感谢。我盯着屏幕很长时间出不了声。

    子扬送我的手套我终于带起来了。那个冬天去很远的地方带课,骑车的时候风再也吹不到我手上。这也是我第一个手指没有冻伤的冬天。我们还是沉默。像是我们这辈子都不再有话可以说。我想大概是我们都长大了。说出口的话变少了,没有年轻的时候那么多大道理,多的只是些喃喃自语,想把话都说给自己听,因为等到长大之后,终于才发现,已经越来越少人,愿意听你说话。我在想为什么现在的我,没有流下任何一滴眼泪?为什么我觉得内心有一个很空很空的黑洞,所有的感觉都被吸进去了,连哭泣的能力都丧失了,连悲伤都觉得可笑了。只是心拚命地纠着。我不知道多久以后,我累得睡着了。我不想做梦,但我还是梦到了那时的我和子扬,站在风里,像两只没有根的浮萍,不断的被风吹散!

    那个冬天的晚上我出去,在人头攒动的教学楼里乱转,在某一个教室前,隔着玻璃是阿K和子扬的脸,我知道那是他们在上自习。我只是在想,也许现在的子扬才是最平静最快乐的,而无论我做什么,这些东西我都给不了他。我随便找了间教室坐下,闭上眼睛,可是阿K和子扬的脸还是出现在我的面前,只是后来像是冬天的玻璃窗,在寒冷的清晨起了层层的雾气,氤氲开来再也看不清楚。我只是无休止的沉默,然后在玻璃窗上沉沉地睡去。不想再醒过来。



  • 那些素面朝天的城市,那些洗尽浮华的容颜,在我的青春倒塌的时候,就全部沦陷了。
      
    言情剧里总是有人煽情地说,亲爱的,再见了。我们总是笑着说虚伪。
      
    可是我终于发现,我们认真说过再见的人,再见的事,永远都不能彻底的说再见。  

    你选择往东,那么我就固执地往西走。从今以后,有着不同的境遇,各自辗转在不同的命运里,各自匍匐在不同的伤痕中。当绝望把我的骄傲贬的一文不值,当火车轰隆隆地碾碎我明媚的青春,我是那么难过地,难过地,哭了。

    某天我们擦肩而过,形同陌路,也只会在心里难过的流泪。茫茫人海,这个世俗的世界还是需要我微笑着面对。只是没有人真的了解,这些微笑的背后是我对你无尽的思念和对生活彻底的绝望。

    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在乎不在乎。我像断了线的风筝,寂寞的线总是牵着我离不开你。
    我们终于分道扬镳了,可我高兴不起来.



  • 2009年快乐女生,我只喜欢拿着吉他唱歌的王志心。那首听了无数遍的『火柴天堂』在她唱过之后,让我哭了一整晚。床上摆满了和你有关的东西,然后对着夜空想象你对我笑。

    没有人在二十二岁的时候还忘不了十五岁那年的情人――除非他十年来没进化过。可是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的很多表情,很多小动作,都让我不知所措的迷恋。比如你歪着头,有点笨地笑笑;比如你垂下眼睛,凝视自己的指尖的样子;还有你的口头禅“滚远点”,诸如此类的细节是刻在你灵魂中的签名。这让我无比害怕,在没有你的日子里又无法回避。

    你离开的时候,我再次去回到你住过的房间。书架上的书几乎都换过了,只有『无处安放的青春』和『海子的诗』依然靠在那里。那是我们曾经最喜欢的书。我喜欢看着你沉默,是那种落寞的安静。你总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坐着,看书,听音乐,或者写点什么。所以因为你,直到现在我都喜欢和安静一点的人在一起。

    爱情就是这样,有些人慢慢遗落在岁月的风尘里,哭过,笑过,吵过,闹过,再恋恋不舍也都只是曾经。偶尔想起,心还会痛,却也夹杂了说不出的甜蜜,像一首曾经深爱过的情歌,歌词早已模糊,动人的旋律却一直强留在心里,挥之不去。就象你早已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我把最初的等待都给了你,青春渐老成褪色的唱片,满是伤痕。我灰心地想,就算将来还能爱上别人,这样等待的心情也永远不会重来,对爱情无条件不计后果的信任和付出,在人的一生中,只可能有一次。而这一次我全都给了你。没有人知道我多么在乎你。没有人知道失去你等于失去了什么。

    王菲唱,每一天都有梦在现实中死掉。谁相信我和你竟然成了那种见面只说声好然后就擦肩而过的人?谁相信不久之后的我们站在人群中却都无话可说,只是无休止的沉默.谁又知道你突然无声无响的离开。那么突然。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他那么好?我知道!